关城怀古(之一)飘渺孤鸿上党关

黄河新闻网 > 运城频道 >  吃喝玩乐

上党关孙萌  摄

上党关,故址在屯留县丰宜镇摩诃岭黑家口村,又名毛孩岭。

春日,我们驱车寻找上党关。去上党关,要经过西流寨、吴寨、黑家口村。我们一路走,一路问,耙地的夫妻、放羊的妇女,他们无一例外地热情告知我们毛孩岭的方位。

继续西行。沿路看见许多石桥,有的只剩下断墙,有的还像弯月一样跨在河道上,造型很美。翻开地图,原来这是岚水河的河道,古已有之。盘秀山属太岳山脉,摩诃岭是盘秀山的一部分,岚水河发源于盘秀山,一路东流,流经西流寨、吴寨、丰宜镇,流经长子岚水,最后与发鸠山发源的浊漳南源合流。我们几乎是顺着岚水河干涸的河道向盘秀山的深处走。

走着山间小径,一路向山上攀去,脚下竟然出现了嶙峋古道,宽约两米,一块又一块的青石被磨得光鉴可人,风雨冲刷、时光侵蚀使古道不再平整,却透出了几许古意。这条道,是六大古道之一的平阳潞州道。

想当年,马蹄声声驮载着上党的风物特产,一路向西而去,到平阳到陕西,马铃叮当又驮载了河东的盐一路向上党奔来;曾经的曾经,战马的嘶鸣,一声声,转瞬间,马蹄声咽,战角声咽,战鼓也声咽,苍茫的大山消寂了一切。

走了好久,也许不久,只是体力消耗得厉害,忘记了时间。转过两个弯后,一截石墙突兀地出现在我们眼里。我们兴奋了起来,徒步的疲劳瞬间无影无踪。肯定是它,我们手脚并用爬上了石墙所在的土坡,不对,是山坡,宽约五米的石墙后一片断壁颓垣,散落的齐整石块凌凌乱乱。以石墙为基点,向北向西向东三面可以看到完整的城墙墙基,全是用条状青石垒砌而成。东面正中遗有拱券门傲然地立着,门的背面有雕花门楣,门正面题字的地方一片凿痕,据说,当年有“秦晋通衢”四个字,也有说是“上党关”三个字,不管是什么,现在实物已不存。站在墙基西边的古井旁,我感觉到我的寻找,其实是在找一种类似于文化乡愁的情绪,这种情绪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,有着井然有序的时间传承,有着沧桑的封面,有着悲凉的扉页,有着被人遗忘的正文,最终合成一本古书。

这就是上党关了,由城墙的基座、拱券门两边的古道,以及门东边石头垒起的兵营台基,可以窥斑知豹。

寨是古代屯兵之地,上党关的东边有西流寨、吴寨,西边有华寨、边寨,口是古代设立隘口之地,上党关下有小口村,还有黑家口,都是历史存留,由此可见此地形胜之重要。从岭上往下看,一条狭长的小路在山间蜿蜒,而古代是没有这条小路的,上党关所在的古道才是必经之路。

不知何时,昔日的关城内竟然因地制宜建起了一座小小的关帝庙。其实并不能称为庙,它并不具备庙的形制,也不是阁,也不是寺,只是一座拱券式窑洞,全部用关城的石头砌起来,关城的北墙荣幸地做了小庙的后墙,窑内有小小的陶瓷关羽塑像一座。

关门的两侧有两棵树,一棵是枣树,一棵是槐树,周围长满了荒草。我在城墙的坍塌处,找到了两块青色旧瓦,一块弧度很深,一块有陷下的瓦边,应该出自于两个朝代,但我不知道是哪两个朝代,得请教专家。

手抚着关外的两棵树,眺望着山下柳暗花明的小村,眺望着一畦山崖妖娆明媚的桃花,心绪也是柳暗花明妖娆明媚的。这样暗香浮动的午后,一袭云、一溪水、一脉山、一群羊、一丛树、一意闲、一缕阳光、一座关城、一生的古意,一岚风吹散我一垄隐约幽暗的相思,吹来了一股明明暗暗、怅然又欢快的文化乡愁。

上党关最早的记载是《汉书·地理志》,又有史书称,关先属陭氏,后属屯留,陭氏县置于西汉废于西晋,这只是一个归属名称变化而已,这个地方从来就没有变过,从汉朝到现在,历经了两千多年的时光。

民国时,从长治到安泽,再到河东之地,就不再走这里了,盘秀山又缓缓关起了它曾经开启的大门。所有的关隘中,这里留下的关隘形式的存在,仿佛尘世间的飘渺孤鸿。上党关作为长治的西大门,也是上党的西大门,被时光遗忘、被俗世隐藏好久了,可这样的隐藏依然没有被保护下来,除了搬不走的青石,上党关几乎裸露了,山岚松涛的怒吼中,我看见了关城哭泣的眼睛。虽是春日,它寂寞沙洲冷。